霉菌毒素污染与坏死性肠炎的关系
坏死性肠炎是由产气荚膜梭菌引起的细菌感染,是全世界最常见的家禽疾病之一。该疾病的急性发作导致死亡率增加(每天高达1%),并伴随机体和消化系统症状(我们在《关注夏季蛋鸡坏死性肠炎的发生》一文中有相关阐述)。亚临床方面,产气荚膜梭菌引起的肠粘膜损伤导致生长和饲料转化率变差。在抗生素促生长剂被限用或禁用的国家,亚临床症状的发生有所增加。 产气荚膜梭菌(Clostridium perfringens)是一种天然存在于环境、饲料,以及健康动物和人类胃肠道中的细菌。当产气荚膜梭菌过度生长,尤其在小肠中过度生长时,会引发疾病。肠道环境中蛋白质含量高时,有利于该细菌繁殖。 霉菌毒素污染易诱发坏死性肠炎的发生 已证明,饲料霉菌毒素污染易诱发坏死性肠炎。 霉菌毒素有利于产气荚膜梭菌生长的四种作用机制: 1. 霉菌毒素对肠道上皮细胞形态的负面影响 据报道,呕吐毒素和伏马毒素能够降低小肠长度、绒毛高度和隐窝深度。这些变化导致可吸收营养物质的表面积减少,最终导致肠内腔中未吸收的饲料蛋白增加,从而促进梭菌生长。 霉菌毒素污染与坏死性肠炎的关系 2. 霉菌毒素改变上皮屏障功能 呕吐毒素、伏马毒素和赭曲霉毒素A对上皮细胞和紧密连接具有毒性作用,并破坏肠道屏障。(点击链接,了解更多肠道屏障的重要性:养殖动物肠漏综合征,不可小觑!)导致上皮细胞渗透性更强,血浆蛋白质漏入肠腔,促进梭菌生长。 霉菌毒素污染与坏死性肠炎的关系 3.霉菌毒素降低局部消化免疫力 家禽70%的免疫防御系统位于消化系统,分布在GALT(肠道相关淋巴组织)、派伊尔结(Peyer’s patches,PP)、肠系淋巴结和盲肠扁桃体中。 当局部消化免疫功能失调时,产气荚膜梭菌等致病菌更容易增殖并引发感染。 影响消化系统免疫力的四种主要霉菌毒素: 黄曲霉毒素和赭曲霉毒素减少抗体产生(免疫球蛋白A和M)。 伏马毒素和单端孢霉烯毒素减少白细胞介素和干扰素(小分子免疫调节蛋白)的产生。 霉菌毒素污染与坏死性肠炎的关系 4. 霉菌毒素影响消化道微生物菌群组成 霉菌毒素对肠道微生物菌群的影响尚不明确,但由于霉菌毒素具有抗菌活性,推测其可能会导致肠道微生物菌群失衡,从而引起产气荚膜梭菌等病原菌过度生长。 最近的研究表明,对家禽来说: 摄入伏马毒素2周,回肠微生物菌群多样性减少。 伏马毒素、黄曲霉毒素和赭曲霉毒素的存在减少了乳酸杆菌的数量。 霉菌毒素污染与坏死性肠炎的关系 总结 当暴发坏死性肠炎或怀疑产气荚膜梭菌亚临床感染时,有必要将饲料霉菌毒素污染情况,作为可能原因之一,进行调查。 普霉克©是霉菌毒素吸附剂,可防止霉菌毒素对消化道健康的负面影响。 另一方面,基于具有杀菌作用和益生素特性的植物提取物产品,如普乐壮©和普维生©,有助于恢复或维持消化道健康,避免产气荚膜梭菌增殖。
普维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, 动物饲料添加剂, 植物提取物, 植物生物素, 精油, PFA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植物学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新型促生长剂, 植物素, 替代抗生素促生长剂, 天然产品, 肠道健康, PlusVet Animal Health,养鸡,普维生,普乐壮,饲料添加剂,无抗养殖,植物提取物替代抗生素,霉菌毒素
23293
post-template-default,single,single-post,postid-23293,single-format-standard,bridge-core-2.5.9,qode-page-transition-enabled,ajax_fade,page_not_loaded,qode-page-loading-effect-enabled,,qode-title-hidden,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,footer_responsive_adv,hide_top_bar_on_mobile_header,qode-theme-ver-24.4,qode-theme-bridge,qode_header_in_grid,elementor-default,elementor-kit-1,elementor-page elementor-page-23293

霉菌毒素污染与坏死性肠炎的关系

普维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, 动物饲料添加剂, 植物提取物, 植物生物素, 精油, PFA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植物学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新型促生长剂, 植物素, 替代抗生素促生长剂, 天然产品, 肠道健康, PlusVet Animal Health,养鸡,普维生,普乐壮,饲料添加剂,无抗养殖,植物提取物替代抗生素,霉菌毒素

坏死性肠炎是由产气荚膜梭菌引起的细菌感染,是全世界最常见的家禽疾病之一。该疾病的急性发作导致死亡率增加(每天高达1%),并伴随机体和消化系统症状(我们在《关注夏季蛋鸡坏死性肠炎的发生》一文中有相关阐述)。亚临床方面,产气荚膜梭菌引起的肠粘膜损伤导致生长和饲料转化率变差。在抗生素促生长剂被限用或禁用的国家,亚临床症状的发生有所增加。

产气荚膜梭菌(Clostridium perfringens)是一种天然存在于环境、饲料,以及健康动物和人类胃肠道中的细菌。当产气荚膜梭菌过度生长,尤其在小肠中过度生长时,会引发疾病。肠道环境中蛋白质含量高时,有利于该细菌繁殖。

霉菌毒素污染易诱发坏死性肠炎的发生

已证明,饲料霉菌毒素污染易诱发坏死性肠炎。

霉菌毒素有利于产气荚膜梭菌生长的四种作用机制:

1. 霉菌毒素对肠道上皮细胞形态的负面影响

据报道,呕吐毒素和伏马毒素能够降低小肠长度、绒毛高度和隐窝深度。这些变化导致可吸收营养物质的表面积减少,最终导致肠内腔中未吸收的饲料蛋白增加,从而促进梭菌生长。

普维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, 动物饲料添加剂, 植物提取物, 植物生物素, 精油, PFA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植物学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新型促生长剂, 植物素, 替代抗生素促生长剂, 天然产品, 肠道健康, PlusVet Animal Health,养鸡,普维生,普乐壮,饲料添加剂,无抗养殖,植物提取物替代抗生素,霉菌毒素

2. 霉菌毒素改变上皮屏障功能

呕吐毒素、伏马毒素和赭曲霉毒素A对上皮细胞和紧密连接具有毒性作用,并破坏肠道屏障(点击链接,了解更多肠道屏障的重要性:养殖动物肠漏综合征,不可小觑!)导致上皮细胞渗透性更强,血浆蛋白质漏入肠腔,促进梭菌生长。

普维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, 动物饲料添加剂, 植物提取物, 植物生物素, 精油, PFA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植物学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新型促生长剂, 植物素, 替代抗生素促生长剂, 天然产品, 肠道健康, PlusVet Animal Health,养鸡,普维生,普乐壮,饲料添加剂,无抗养殖,植物提取物替代抗生素,霉菌毒素

3.霉菌毒素降低局部消化免疫力

家禽70%的免疫防御系统位于消化系统,分布在GALT(肠道相关淋巴组织)、派伊尔结(Peyer’s patches,PP)、肠系淋巴结和盲肠扁桃体中。

当局部消化免疫功能失调时,产气荚膜梭菌等致病菌更容易增殖并引发感染。

影响消化系统免疫力的四种主要霉菌毒素:

  • 黄曲霉毒素和赭曲霉毒素减少抗体产生(免疫球蛋白A和M)。
  • 伏马毒素和单端孢霉烯毒素减少白细胞介素和干扰素(小分子免疫调节蛋白)的产生。
普维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, 动物饲料添加剂, 植物提取物, 植物生物素, 精油, PFA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植物学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新型促生长剂, 植物素, 替代抗生素促生长剂, 天然产品, 肠道健康, PlusVet Animal Health,养鸡,普维生,普乐壮,饲料添加剂,无抗养殖,植物提取物替代抗生素,霉菌毒素

4. 霉菌毒素影响消化道微生物菌群组成

霉菌毒素对肠道微生物菌群的影响尚不明确,但由于霉菌毒素具有抗菌活性,推测其可能会导致肠道微生物菌群失衡,从而引起产气荚膜梭菌等病原菌过度生长。

最近的研究表明,对家禽来说:

  • 摄入伏马毒素2周,回肠微生物菌群多样性减少。
  • 伏马毒素、黄曲霉毒素和赭曲霉毒素的存在减少了乳酸杆菌的数量。
普维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, 动物饲料添加剂, 植物提取物, 植物生物素, 精油, PFA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植物学, 植物性饲料添加剂, 新型促生长剂, 植物素, 替代抗生素促生长剂, 天然产品, 肠道健康, PlusVet Animal Health,养鸡,普维生,普乐壮,饲料添加剂,无抗养殖,植物提取物替代抗生素,霉菌毒素

总结

当暴发坏死性肠炎或怀疑产气荚膜梭菌亚临床感染时,有必要将饲料霉菌毒素污染情况,作为可能原因之一,进行调查。

普霉克©是霉菌毒素吸附剂,可防止霉菌毒素对消化道健康的负面影响。

另一方面,基于具有杀菌作用和益生素特性的植物提取物产品,如普乐壮©普维生©,有助于恢复或维持消化道健康,避免产气荚膜梭菌增殖

 

Copyright© 2021 PlusVet Animal Health

某些关于产品保健功能的阐述可能并不适用于您所在的地区。我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可能因全球各国政府法规的不同,而有所不同。